追忆99’铿锵玫瑰 女足运动靠坚持赢来尊重退役生活险阻重重

我确实感到很无助,这种感觉在我此前的人生里几乎没有出现过。作为世界杯亚军球队的主力门将,我的强项此时此刻完全帮不到我———在托福班的课堂上。我和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坐在一起,我觉得迷失了自己。去大联盟之前我就想好,要换个陌生环境重新开始。所以退役以后我没有回国,而是去加拿大攻读体育管理。从某种程度上说,到了这时候,我也只能重头开始。我的身上在过去那些年里被贴了很多标签,不仅是我,女足这一批人都是。标签就把我们全身覆盖了,外人接触不到真实的我们,我们也接触不到别人。总有样什么东西,99女足教练模模糊糊的在那里,阻隔在我们和真实世界之间。到了多伦多这地方,没有人认识我,人们如果想和我交流,是因为他们想知道我是谁,我有过什么样的经历,他们单纯对我这个人而不是我的身份发生兴趣。这种感觉挺新鲜的。但我不会说英语,也失去了女足球员身份带来的所有优势。我首先要踏踏实实把托福考出来,才能进入体育管理专业。同时,我也要学习重新认识自我,在什么都没了以后,我应该怎么看待自己。有段时间我找不到自己,突然觉得什么都干不了。我的英语完全看不到进步,很无能为力。我当时联系的多伦多约克大学体育管理专业系主任说他相信我第二年9月一定能过托福,为了表达自己的信任,给了我五百块,因为没有奖学金。那年7月托福过了,马晓旭非常吃力但总算过了。其实都是靠背,光写作我背了30多篇范文。学校是110分的托福线分,最后也录取了。但上课完全听不懂,也融不进同学的讨论,像傻子一样,非常沮丧。我决定先休学,再去学语言。几个月后,一个转机从天而降。当时多伦多要举办中国灯笼节,市场部部长找到我,让我参与公关工作。我也和教授商量,继续休学,在工作中慢慢了解和接触自己的专业。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自己和人沟通交往的能力。我在当地华人圈里有较高的知名度,得到很多支持,使得我做这个工作非常得心应手。老板觉得我干得很出色,专门设立了GAOS DAY的项目,加拿大使馆的大使和夫人也从渥太华赶过来,来支持我的的项目、中国的项目。再进课堂的时候,我就有实际经验了。Right To Play是加拿大的一家国际性体育机构,他们的主席是四枚冬季奥运金牌得主。他随后找到我,提出让我进入他们机构工作。2007和2008是中国体育年,他们准备在奥运村设立运动员大使的工作室,认为我是比较合适的人选。我就边工作边学习,结束了我的身份转换。

2006年,当高红回到中国时,她的身份已经变为了Right To Play中国区的负责人,带领一支自己的团队。

此后两年,她担任女足比赛解说嘉宾。“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我的心还是在足球场上。我不仅是热爱足球,也热爱这个群体,热爱那些踢足球的女孩子,我觉得我能做点什么。辞职以后,我去英国学习进行教练培训。”她后来通过竞聘成为国少女足主帅,直到2017年合同到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lysemarievieni.com/,马晓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